“一分为三”话失眠

 

古今中外的学者,虽然各自语言、哲学理念、宗教信仰不同;但是因研究对象都是人类和宇宙现象,故认识基本一致。

 

中国文化把每昼夜定为12个时辰,每时辰相当于120分钟。

 

西方文化把每昼夜定为24小时。因为中国文化把60分钟时间称为1个小时辰,简称“小时”。

 

人类在没有发明“灯火照明”农耕时代,都是“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”;《一分为三中医学》理论强调“天·地·人”三者构成“天气、地气、人气”是一个整体,即“天人相应、天人合一”。

 

人类和大自然息息相关,人类也是大自然的组成部分,人类应当和大自然和谐共存,按照自然规律生活,才能保持“阴阳气血相对平衡状态”即“健康状态”。

 

人类进化结果是把每天24小时“一分为三”:8小时睡眠;8小时劳动和学习;8小时吃喝玩乐和休闲。

 

人类“生老病死”全过程有关睡眠“一分为三”:在出生后最初3个月的婴儿,每天要睡眠18个小时以上,除了吃奶和排便时醒来,其余时间都是睡眠状态。这3个月生长发育最快;而后睡眠时间慢慢变短,也都在12个小时以上。到3岁能够说话,7岁开始上学。故有“三岁看大,七岁看老”之说。

 

青壮年每天睡眠6-8个小时;老年人每天睡眠4-6个小时。

 

睡眠结果也“一分为三”:睡醒后一是疲倦乏力;二是精神抖擞;三是处于二者之间的一般状态。

 

我们必须认识到:不同季节、地域、民族的生活习惯不同,睡眠时间也会不同;就是同一个人在不同的地方,不同的情绪变化也会影响睡眠时间和质量。

 

对于睡眠状况,因为人们的健康状况千差万别,不能用一个固化的人为的标准来套不同的鲜活的自然人;一定要有整体观念、考虑各种客观情况,做出诊断、辨证论治。对于治疗失眠,我们不主张服用西药化学安眠药。

国家中医内科学教材(北京中医药大学董建华教授)把“失眠”列为“不寐”。古书又名为“不得卧”、“不得眠”。临床症状有“入眠困难”;有“易醒”;有醒后再睡眠困难;有似睡非睡;有彻夜难眠等不同症状。

对于失眠的病因病理,《内经·素问》有名言是“胃不和则卧不安”。《金贵要略》说是“虚劳虚烦不得眠”。失眠总与心脾肝肾以及阴血不足有关。

 

形成“不寐”简要诊断与治疗:有邪则多为实证、无邪则多为虚证;临床上所见失眠者大多是虚证。

 

实证失眠有二证型:一是“肝郁化火”:失眠、急躁易怒、目赤口苦、尿黄便秘;舌红苔黄,脉弦数。治疗用龙胆泻肝汤加减。二是“痰热内扰”:失眠头重、痰多胸闷、心烦口苦目眩、纳呆吞酸恶心;脉滑数,苔腻黄。治疗用温胆汤加黄连、山栀。

 

虚证失眠有三证型:一是“阴虚火旺”症见失眠心悸、头晕耳鸣健忘、五心烦热、口干舌红;脉细数。治疗用黄连阿胶汤。二是“心脾两虚”症见多梦易醒、头晕目眩、心悸健忘、疲倦纳呆;舌淡苔薄,脉细弱。治疗用归脾汤。三是“心胆气虚”,症见失眠多梦易惊醒、心悸气短、尿清长,舌淡,脉弦细。治疗用安神定志丸。血虚阳浮虚烦不寐者,用酸枣仁汤。

 

(2019-3-10周日于伦敦)

王以胜教授

 

河南焦作人。当过赤脚医生,当过兵,退伍到焦作市第二人民医院。1974年到山西省肿瘤医院进修;1976年在北京日坛医院、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研究所进修。1978年从肿瘤科考入河南中医学院读5年中医本科毕业,获学士学位,并任校学生会主席4年。组织同学编写出版《中医字典》。读大学时发表对《黄帝内经》研讨文章,引起学术界关注。1985年任焦作市中医院业务院长。1987年任中国援外医疗队主治中医师,在非洲赞比亚行医2年多。1992年任焦作中医药学校教学校长。主编出版发行《针灸推拿学》,《临床疾病心理学》等3部著作。1993年晋副主任中医师。1999年晋主任中医师、河南中医学院兼职教授,应邀公派赴伦敦北京同仁堂坐堂行医。

2008年退休后任世界中医药学会康复保健专业委员会筹委会顾问,在中国中医科学院研究养生保健知识,倡导用“一分为三看世界”方法论研究中医药学。2010年又回伦敦北京同仁堂行医。现在英国退休后到康泰公司,继续为中医事业发挥余热。

 

行医地址:康泰中医药公司伦敦第11诊所。在伦敦Leicester square地铁站下车后,向查林格中文图书馆方向,近图书馆处。

具体地址:14 Charing Cross Road, London WC2H 0HR。

诊所电话:020 7240 3090

电子邮件:London11@everwell.co.uk
 

Please reload

Featured Posts

康泰中医药公司专家团队,祝您“战疫”一臂之力

March 30, 2020

1/10
Please reload

Recent Posts
Please reload

Search By Tags
Please reload